字号:

全国电子竞技冠军7年收入只够温饱

时间:2012-11-28 作者:青年时报 | 陆逸超 参与评论
文 章
摘 要
   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区总决赛落下帷幕,29岁的杭州人孙一峰没能在《星际争霸2》的八强赛中击败对手,被挡在了WCG世界总决赛的大门外,而该项赛事的冠军奖金为3万元。在
   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区总决赛落下帷幕,29岁的杭州人孙一峰没能在《星际争霸2》的八强赛中击败对手,被挡在了WCG世界总决赛的大门外,而该项赛事的冠军奖金为3万元。在中国的电子竞技界,尤其是星际争霸圈,提到孙一峰的ID“F91”,几乎无人不知,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孙一峰见证了中国电子竞技发展至今的全过程。

  曾几何时,在80后生人间有一个“传说”:打游戏能赚钱,能身披五星红旗为国争光。十年过去了,电子竞技仍然不为公众所熟知。尽管如此,这并不阻碍它成为众多孩子追逐的梦想。如何改善职业电竞选手的生存环境,杭州作为文化创业先锋阵地,也在发展电子竞技产业的道路上进行着自己的探索。电竞真的能在中国触底反弹吗?时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走访了一些电竞人士。

  现状

  点点鼠标真的能赚钱?

  职业选手平均月薪只有三五千

  从2005年成为职业选手至今,孙一峰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是他们的支持和体谅让我一步步地坚持下来,我想对老婆说声对不起,我太任性了。”孙一峰说他去年曾考虑过退役,但对于电竞的喜爱让他选择了继续。由于涉及俱乐部的商业运作,孙一峰不方便透露目前的收入,不过作为2010年WCG中国区的总冠军,孙一峰坦言,7年的职业生涯所获得的奖金和俱乐部工资“能解决温饱,应付日常开销没问题”,仅此而已。

  目前电竞职业选手的收入有三大来源:第一种是俱乐部工资;第二种是比赛奖金;最后则是一些商业合作获取的报酬,奖金为主要收入来源。事实上,和国外选手动辄十几二十万美元的年薪相比,中国选手的收入可以算得上微薄。“2007年我刚加入战队那会儿一个月只有500到600元的补贴,连工资都叫不上,另外就是靠比赛的奖金。”24岁的张鑫成目前在杭州一家电脑卖场经营着一家铺头,同时也是杭州天禄俱乐部的职业选手,相比《星际争霸》那样的个人项目,他从事的反恐精英(CS)是个团体项目,在奖金上要更吃亏些:“全国冠军10000元,亚军5000,五个人一除,冠军也就一人2000,一年下来不贴钱就不错了。”据悉,全国职业选手的平均工资水平在3000-5000元/月之间,只有特别优秀的选手工资才能过万。而目前,国内的线上比赛的奖金大多在500元到1000元;线下比赛则一般上万元,其中个人奖金常常是2万元到5万元之间。

  差距

  政府扶植媒体包装

  韩国想让电竞进入奥运会

  在韩国,《星际争霸》早就不仅是一款简单的游戏,甚至可以说已经上升到国家精神的高度。2010年韩国《星际争霸》职业选手的平均薪水是6万美元,而韩国居民的平均工资为1.6万美元。

  韩国的电竞产业链如何运作?为此,时报记者采访了杭州市体育经济协会秘书长骆卫峰。在他看来,一个成熟产业链的建立,是一个从上至下的过程。“韩国的电竞产业高度职业化、市场化,在全世界都是顶尖的。例如E-Stars首尔电竞节,都由当地政府直接主办。无论是运动员宣传还是赛事推广,政府都在做着引导。”熟悉电竞的朋友一定知道,早在2007年,电竞就入选亚洲室内运动会,这和曾任国际足联副主席的郑梦准有着密切的关系。在韩国人眼里,电竞就是一种体育运动项目,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让电竞进入亚运会,甚至是奥运会的大家庭。

  有了政府的扶植,韩国媒体在传播方面也不遗余力。韩国主要的两家游戏电视台分别是ongametv和gomtv,全天24小时播放电竞节目。他们拥有强大的项目运作能力,从集前期策划、招商,到中后期比赛承办、组织、转播于一身。有关电竞比赛的宣传报道,也时常会在韩国主流电视台中出现。包装赛事的收益是巨大的,除了培育出良好的市场氛围之外,韩国电竞产业也在不断造星,打造出偶像级选手。例如李济东等选手,就身背运动服、球鞋以及男士化妆品的代言,这和其他文娱明星无异。

  有了如此宽松的生存环境,韩国电竞选手的收入水涨船高。除了世界大赛之外,电视台和各地区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线上线下比赛,他们一般按季为单位,赛事的冠军奖金在10万美元左右,而年终的总奖金则高达100万美元,正在向网球四大大满贯的奖金靠拢。

  除了在韩国,电竞在欧美的人气也令人惊讶。国外著名调查机构尼尔森发布了2012年十二大最受美国青少年(18-24岁年龄段)关注的职业比赛,值得一提的是,电子竞技赛事MLG竟然超越了NBA、NFL(美国橄榄球联赛),仅次于美国职棒大联盟,排名第二。在MLG2012春季总决赛当天,北美共135万独立用户观看了MLG,这仅仅比第一名的BCS橄榄球冠军赛少了10万独立用户。

  困境

  今天的电竞就像昨天的动漫

  国内引进10年却依然在观望

  2003年,当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电子竞技列入国家第99项正式运动项目时,打游戏能赚钱从传说变成了现实。电子竞技立项后,各种电竞联赛、锦标赛接踵而至。2004年,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主办了首届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简称CEG)。在国家体育总局的牵头下,投入了6000万元的经费,并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了10余家职业电竞俱乐部。

  但好景不长,不到两年,电子竞技就遭遇了第一个寒冬。2003年,一档叫做《电子竞技世界》的栏目在CCTV5开播,成为了当时传播电子竞技最重要的阵地,不过很快,广电总局一纸《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就将该栏目于2004年6月4日停播。“《电子竞技世界》当时分不清电子竞技和网游的区别,在节目中放置了过多游戏内容。”《电子竞技》杂志主编周亦称。

  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秘书长金考生告诉记者,杭州有3到4家注册职业电竞俱乐部,其中,大多都是由网吧老板赞助,比如天禄俱乐部。“电子竞技在中国发展不起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产业链无法建立,而究其原因,则是和网络游戏对电子竞技的冲击不无关系。”金考生明确表示,电子竞技与网络游戏有本质的区别。“我们通常说网络游戏在本质上说是娱乐游戏,在虚拟环境中模拟扮演角色,极易让人上瘾。电子竞技本质上是体育,只不过表现形式和比赛方式是借助各种软硬件和所营造的环境来进行,比如体操是通过吊环、单杠,电子竞技则是通过鼠标、键盘。”

  网游的负面新闻太多,让电子竞技受到了牵连。许多家长分不清网游和电竞的区别,认为孩子对着电脑就是在玩游戏,结果导致社会对于电竞的负面声音越来越大;另外,有关部门对电子竞技依旧持观望态度,虽然开放了网络平台,但广电总局对传统媒体的一纸限令还是使得电竞的发展大打折扣,宣传力度无法保障,企业就无利可图,自然不愿意进来,这让电竞陷入了恶性循环。金考生直言,现在电竞行业和当初动漫产业还没有得到国家支持时有点类似。

  探索

  纳入文创产业抢占先机

  杭州看准契机想吃头口水

  其实,在发展电子竞技产业这条道路上,杭州走在了全国的前列。10月26日,2012世界体育电子竞技大师赛(WEM)连续第四年落户杭州。别看是“世界”两字打头,其实作为中国大陆地区唯一一项电子竞技综合赛事,WEM是完全由杭州市政府打造的品牌,随着前三年积累下来的人气,今年更是吸引了国家体育总局参与主办。杭州市体育经济协会秘书长骆卫峰见证了WEM的从无到有。

  “杭州一直致力于打造‘天堂硅谷’,因此在体育赛事选择上需要相应地创新,发展高新产业的电子竞技也就变得顺理成章。”骆卫峰告诉记者,和举办过WCG的成都、上海一样,在中国电子竞技产业的版图中,杭州同样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前两年,WEM作为西博会的重点项目被推出,每年都能吸引不少新的受众,看得出,电竞在杭州有着很深的群众基础。而今年,WEM又被划归为了文博会的一部分,以文化创意产业出现在老百姓面前。”骆卫峰说,电子竞技的定义其实可以很宽泛,关键还是观念上的转变,如果将它当做文化产业的一部分来看,市场将非常广大。

  “其实早在2009年,我就提出过要在中国建立一个电竞联盟的观点,而总部完全可以设在杭州。”骆卫峰表示,中国电竞想要真正发展,政府必须引导资源整合,让更多专业的组织来接手市场进行管理和开发,“形成中国电竞大联盟后,就可以将国内目前分散的几个大型赛事统一管理起来,互相之间就不会出现办赛时间上的冲突,让选手分流。此外,在选手管理上,设立积分排名制度,将比赛分级,这样选手每年就可以系统地选择性参赛,便于打造明星选手。”另外,骆卫峰还提议,可以利用杭州“动漫之都”的定位,抓住产业升级的契机,吸引更多的优秀电竞游戏公司来杭州成立工作室,设计更多优秀的电竞项目。

●误区和建议

  不是喜欢打网游

  就能成职业选手

  不可否认,无论是电竞选手还是电竞爱好者,整体素质仍然不是很高。这和现实因素紧密相关,因为国内大部分电竞选手在职业化前都是家长眼中的“问题、网瘾少年”。职业化之后,又往往以耽误自己的学业作为代价。

  对于大多数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孩子来说,十五六岁可以说是黄金时期,而这一年龄段却正好又是学习的关键时期。作为过来人,张鑫成建议有志于进军职业电竞圈的玩家,千万别拿电子竞技当做逃避学习的借口。“成为职业选手,前期是激情,但到了后期,当每天10个小时的练习过后,你剩下的只有厌烦感。”张鑫成说。

  周亦同意张鑫成的观点。在他看来,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天赋是第一位的。“有个很简单的判断方法,就是你能否总击败身边所有的人。如果你连你们学校的人都赢不了,怎么去赢别人?”周亦希望绝大多数的电竞玩家,只把电子竞技当做娱乐就好。

明星面对面

更多